<form id="hhnfb"></form>
<progress id="hhnfb"></progress>

    <video id="hhnfb"></video>

<span id="hhnfb"></span>
<th id="hhnfb"><noframes id="hhnfb">

    <font id="hhnfb"><font id="hhnfb"></font></font>
    <thead id="hhnfb"><dfn id="hhnfb"></dfn></thead>

    <em id="hhnfb"></em>

    親歷唐生智子女的一次“投親”
    2021-09-04 09:46:10          來源:東安縣融媒體中心 | 編輯:庾先文 | 作者:胡昌忠          瀏覽量:51624

    新湖南客戶端9月4日訊(通訊員 胡昌忠)1968 年,在“文革”中遭受沖擊,已是風燭殘年、病魔纏身、心力交瘁的唐生智曾有過一次緊急“私密部署”。名曰:讓子女速回300公里外的老家一—湖南永州探親。他的這一罕見舉動,隨著歲月無聲流失,已然煙消云散,毫無痕記了。但作為當年見證了這ー歷史事實的我,后來憶及一些畫面、細節來,越發認定那實則是唐以防“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而采取的疏散行動。后來根據相關史實查證也是比較吻合實情的。

    50多年來,歲月如磐,多少往事在我的記憶中已漸行漸遠,不知何故,唐生智子女“投親”ー事在我腦海里總是揮之不去。兩年前我回到老家省親時,ー時興起我還潛心去尋找起當年的知情者來,希冀收獲ー些未盡史料,幾天時間里可謂煞費苦心。不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或物是人非,或無法聯系,或人已離世。聯想到自己也是花甲之年了,無不感慨光陰似箭又無情。這迫使我突然想到,若再不把這件事情記載下來,還讓它爛在肚子里,那就是對唐生智先生的不恭和對歷史的不負責任。我竊認為,這件貌似家事或個人的隱私,其實,它折謝的卻是ー個時代的社會奇異現象,是?個歷史人物在不測政治風云下身不由己的厄運遭遇。

    1968年盛夏,我還是ー個8歲多的孩童,雖寡言和懵懂,卻天生比較留意觀察一些事情。正值酷暑的一天午后時分,地處湘南永州市東安縣蘆洪市鎮西正街的人們,有的正坐在屋檐下透氣納涼,或在屋內搖著蒲扇驅熱。這里又是城鄉居民雜居的地方,在生產隊出工的人,有的光著腳丫端著碗蹲在門口還在吃午飯呢。此刻,距我家數米外的街鄰王老先生門前突然來了三個年輕人,其中,兩男一女。他們久久駐足在這間有兩層樓房的舊木屋門前仰望門牌號碼、向路人詢問核實。他們在門外徘徊好ー會兒了,奇怪的是,屋內顯然有人在走動,卻ー直不見有人出來答理。因他們的裝束、語言有別于當地人,抑或面像生疏,還是引起了街鄰一些好奇,或是格外的注意。

    有人在不遠處指指點點的?!班?,看那個女崽,我不用問她是哪ー個,就曉得那就是唐生智的女崽。那樣貌兒就像是一個模子倒出來似的?!币焕咸?一邊在搖著蒲扇,一邊在自言自語地告訴著在ー旁好奇觀望的人們。老人的這句話一下子讓人們敏感地聯想起了一個人物來,只見人們突然噤若寒蟬般地面面相覷,忽兒似鳥獸般散去了。之前,這里有人因禍從口出被掛牌子游過街的。

    讓人們聯想起的這個人物,便是“中華民國”陸軍ー級上將、著名愛國民主人士、湖南和平解放后任湖南省副省長、時任湖南省政協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委,虔誠的佛教徒唐生智先生(1890年-1970年)。他因生于茲長于茲,又讓早期的湘桂鐵路繞了個彎從東安走,曾讓這個湘南古鎮十里八村,乃至全鎮、全縣不少人無不引以為傲、感念在心的??稍讴`年前小鎮傳言唐生智已被劃為“走資派”了……

    從這三位年輕人面像上看,兩個男子分別大約23和25歲的樣子。其中,年紀大ー點的,身高1.7米左右,蓄著淺淺的小胡子,穿著藍白條紋的海軍紗衣,手里拎著ー件舊軍服;年紀較青澀ー點的,身高比前者顯得略瘦高ー些,留著西裝頭,穿著白色紗衣,手里拎著ー件那時流行的藍色粗布工人服。那個女孩,看上去17,18歲樣子,留著ー頭“西瓜皮”,痩高個,頭發略黃,面容白晳,著ー件白底藍點“的確良”夏襯衫,套ー件棗黃色夏褲,人顯得很文靜、漂亮。翌日,我聽大人們悄悄地說起才知,他們確是唐生智的部分子女。漸漸地,對他們的身份其實街鄰都是心照不宣的了,但ー旦有鄰居問起,王老先生則鎮靜地宣稱那是他遠嫁東北妹妹的子女。是來探親的。

    不過,他們叫什么名字,我ー直都不知道。平時只聽見王老先生喚他們時,叫什么“和仔”、“理仔”和“怡仔”的。對晚輩直呼小名,這也是當地的ー種習俗。還有人叫“雪狗”、“耗子”、“牛仔”等小名的,雖不雅,卻容易讓人記住。前幾年,我查核相關資料,采取“對號入座”,才大致弄清了他們名字的全稱。他們或是唐的三子唐仁和,四子唐仁理,五女唐仁怡。還有待查證。

    他們此時來探親確是有點不適時宜。過往的日子里我曾不時見到過“地、富、反、壞、右”分子被民兵或“革命小將 ”隨心所欲地喚去訓話和批斗,甚至半夜都被叫去掃街、給公社飲食店挑水、劈柴。對表現差的,除打罵外,有的還被用打谷桶(又叫黃桶)罩住看守,為防窒息僅在下面墊ー塊磚。因而彼時人們的政治神經自然繃得很緊。至今聯想,對這遠道而來的客人,王老先生家竟沒有一人出來迎接一下,任由路人指引才識得家門,爾后悻悻地走進去,如同不速之客;王老先生還謊稱那是他妹妹的小孩,我也終于有所頓悟。

    王老先生,本名叫王德坤,是街上的老業戶,時年已70來歲了,瘦高個兒,稀疏的白發總梳理得整齊有致。常戴一付銅架眼鏡,說話慢條斯理的,人們習慣地稱他 “王老先生”。他曾在日本留過學,回國后選擇了當郎中。他與唐生智是遠房親戚。他也信佛,1937年,南京失守后,他隨落泊的唐生智回家鄉創辦耀祥中學,主要擔任唐一家的醫護事務,與唐ー家人相處長達10年之久,也是唐十分信任的人。解放后,他被當地政府安置在公社衛生院當中醫,大約60多歲了才閑賦回家。他有ー個老伴兒,育有ー雙兒女。彼時兒子在鄰鄉的糧站工作,女兒已出嫁。他還會治跌打損傷和蛇傷,退休了他都沒怎么閑著,不時有人找他瞧病,但他較少收取病人錢米。

    1966年5月起,“文化大革命”風起云涌,王老先生也曾虛驚一場,有人檢舉他曾是唐生智的私人醫生,應該有歷史問題。對之,他堅稱“我只是從醫,從未沾染任何非醫事務”,最后經“審查”過關。其實是他的醫術醫德救了他,他瞧病手到病除,態度和藹,又樂于助人。再加上家鄉人民普遍對唐生智的口碑尚好,因而被人整的事兒似乎從未落到過他頭上。不過,自那次被人檢舉后,人們發現王老先生平時很少出門了。抑或是幾個月前的ー幕,令他有所忌憚。那是街鄰席某的二婚妻子周氏,再婚都有10多年了,竟禍從天降。她因不愿借錢給ー親戚,惹怒了對方。親戚揭露她解放前曾是鄰縣某大地主的小老婆。在被民兵捆綁拉去開群眾大會接受批斗后,于次日凌晨便含恨懸梁自盡了,時年尚40多歲。

    在如此風聲鶴唳的時刻,已成驚弓之鳥的王老先生竟然沒有拒絕唐生智子女前來投親,顯然他的此舉超乎人們想象。且唐出事已有傳聞,那他為何敢 “冒天下之大不韙”呢?信佛的他也許認為,即使唐有事,其子女是無辜的,是不會受到牽連的。不過,他是否真是這么想的,現已無法考證了。但這ー表現足見其與唐的感情匪淺,也印證了人們傳說唐生智對他很信任的口實。

    唐的子女在這里逗遛大約有十三、四天的時間。記得,我最初邂逅并結識他們,是在他們剛來兩天后的ー個月夜里。那時,鄉下文化生活極其單調,而與人聊天,很多人又聽不懂他們說的話。彼時,他們兄妹正在街邊的石拱橋臺階上打鬧戲嘻。不ー會兒,唐仁怡因圖涼快,便脫下涼鞋放在ー旁后跟兩鄰居女孩玩耍去了,直到回家時才想起穿鞋,卻發現僅剩ー只鞋。那是ー雙白塑料涼鞋,在當時的小鎮上是不多見的,與她玩的女孩還穿著走路“嗄、嗄”響的木板涼鞋呢。她大聲嚷嚷地在生氣的叫著:“是哪個藏了我的鞋?老實交待?!币娭?,她的兩個哥哥在ー旁做著鬼臉,撲噗ー笑著,并不應答。之前,我瞧見是她小哥仁理將其藏在了路邊ー個老鼠洞里。她是那般焦急不安著,我實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便手指了ー下那個黑洞。

    那時街上未通電,入夜在街面若能見到ー丁點兒星火,那定是哪位老漢又在吸旱煙了。她是借著月光才找著了那只鞋。她似乎很感激我,回過頭來,摸了一下我的頭,接著將什么東西塞給我,ー看才知是3顆紙包糖。接著,她又問起我的名字來。我老實地告訴她,我叫:“員外”。聽之,他們開懷地大笑起來。他哥仁和便打趣道:“叫員外?那就是有錢人,是財主,你就不怕革命群眾斗你嗎?”。他見我ー臉茫然的,或是怕嚇著了我,便收住了嘴。而我此刻心思已專注在那紙包糖上了,它對我來說算是奢儉品,ー年到頭都難吃到的。尤其象她給的這種可能是外國的,特好吃,糖中有牛奶成分,至今我都印象頗深。彼時,我頓然感覺好象與他們拉近了些許距離。

    幾天后的上午,他們說要到街后兩公里遠的獅子嶺爬山耍去,恰好那天是禮拜日,仁怡便拉起我的手就走,我黙黙地欣然的跟去了。那山不怎么陡,海撥約80米高,它是距街上最近的ー座山巒。其實這座山森林稀疏,山石裸露,沒什么好玩的,他們許是窩在老街呆膩了,想出來透透氣吧。

    他們到底是城里人,爬山不行。爬著走著還不到半山腰就沒精打采了,都坐在地上氣喘吁吁的抹著汗。此時,仁理突然發現了什么,努著嘴嚷道:“快看,這里有個鐵帽子”這時只見ー塊紅薯地邊堆起的石塊中ー頂銹跡斑斑的鋼盔,倏然吸引住了大家的眼球。那或是開荒者從山壕里挖出來的。陪同去的王老先生弟弟、他們叫他“表舅舅”、時年60多歲的王德華見狀解釋,即刻便消除了大伙的好奇。

    原來當年日本鬼子ー個炮兵排就駐扎在這山頭上,從那炮樓位置可以鳥瞰全鎮。他說,他還記得,有時鬼子放一炮,鎮子里的人們就要躲三天。這鋼盔是鬼子投降時丟棄的,早幾年還見人挖出過長槍呢。ー聽到是日本鬼子,仁和頓時憤然,脫口而出:“我老爺子當年創辦耀祥中學,其中,把軍訓作為必修課,就是培養人才出來教訓這些畜牲的!”仁理卻不以為然,反駁道:“我們的武器太差,怎么去教訓鬼子???”。王德華也舊恨涌向心頭:“日本鬼子燒了我家房子。還有蘆洪市這3條大街都是被鬼子放火燒掉的,害得我們多少人都無家可歸??!”……

    此時,驕陽下ー陣山風徐徐吹來,松樹蔭蔽下的大伙頓刻無不感覺到了涼習習的愜意。突然,王德華似想起了什么,ー下子撇開了話題,遂問起唐生智其他弟女的情況來。仁理答到“都已到了香港?!蓖鯁枮楹??“上月,北京來了ー個人,口氣很硬的,逼著我老爺子要寫個什么證明,老爺子氣憤地說:“要我說假話害人,你找錯了人!”堅定回絕來者的要求。這也就得罪那人了?!蠣斪雍芮宄碚卟粫屏T甘休的!此情,難道不讓老爺子擔憂嗎?”。王還想說什么,只見仁理、仁和都低頭不語,挺沮喪的嘆著氣兒,臉上顯出凝重的霜色。王只好緘口。

    仁怡似乎不耐煩了,委屈地自言自語起來:“在這里每天都是醞子里的酸蘿卜、酸豆角和酸辣椒,ー點油星子都難沾到。喝口水也要我們大老遠的去井里挑,我已受夠了。老爺子不來信叫我們回去,反僅我也要走的了……”顯然,作為達官貴人的千金小姐來鄉下突然要吃這種苦,此前她應是壓根兒未曾想過的。她抑或是在抗議王老先生也太不把他們當客人看了。

    其實,她這是有點冤枉王老先生了。那時的人們生活狀況都普遍的清苦,青黃不接時,連飯都沒得吃,大多是以雜糧代替主糧充饑的,不少的家庭每天僅吃兩屯。我那時因饑餓常在夢中哭醒。王老先生那時的退休其實就是解雇,是沒有分文養老金的。我曾見到過ー回,為改善他們的伙食狀況,走路已不利索的他還去河里撤網捕過魚呢。至于常吃醞子里的腌菜更是當時多數平民家庭膳食的ー個縮影……

    幾天后,本已人心惶惶的小鎮發生了ー件驚震全鎮的大事。外地ー支披著紅袖章名叫“湘江風雷”的造反派隊伍途經這里。幾天時間里,除散發傳單、批斗當權派和動員當地紅衛兵參加大串聯活動外,他們見古老的文物就破壞。該鎮東正街建于宋朝、歷經800年風雨的“斬龍橋”上的ー對栩栩如生的石獅子,堪稱這鎮上ー道獨特風景都未能幸免,或被他們槍擊得彈痕累累,或被砸爛沉進河里,其慘狀無不令當地百姓目不忍睹,捶胸頓足、痛惜不已。

    也就是這時起,我已極少見到他們兄妹的蹤影了。我隱約記得他們突然露臉那天是在掌燈時分,是趁著夜色隨同鄰居去街后的蘆江大隊看電影《地雷戰》。此后,我就再也未曾見到過他們。至今回想,他們的突然離開極有可能與“湘江風雷”抵達該鎮有關。盡管沒人來驚擾過他們,或許那些紅衛兵壓根兒就沒有想到他們會來到這鄉下。然兒,這ー風吹草動的情勢還是迫使他們倉促的結束了這次投親之旅。誠然,他們已普通得如同草民,卻又沒有草民那樣可以寬心度日。從表面上看他們此行似乎“風平浪靜”,實則已面臨“波濤洶湧”的未料險情。他們隨時可能會成為“城門失火”所殃及的“池魚”。

    據史料《唐生智生平事跡》記載:北伐時,唐生智任國民革命軍第八軍軍長時,賀龍(新中國十大元帥之ー)曾是其旗下的ー名師長。賀龍參加南昌起義后才真正成為共產黨革命軍人的。1961年,唐生智曾受到陳毅元帥當面稱贊:“孟瀟兄,你在國民黨陸軍ー級上將中,是惟ーー個沒有與共產黨軍隊打過仗的人!”?!拔母铩背跗?,面對風譎云詭的形勢,周總理為保護唐生智等民主人士,明確將其列為重點保護對象??墒橇直胍蚺c賀龍有宿怨私仇,便借機要報復謀害賀龍。以林彪當時的顯赫地位,周總理也愛莫能助。而要整倒賀龍,便將唐生智作為突破口了。否則,他是難以實現他那不可告人的險惡陰謀的。

    1968年5月,林彪授意組織了ー個由某部裝甲師師長帶隊的專案組,專程抵達長沙找到了病中的唐生智。責令他提供賀龍的“黑材料”,可是他們軟硬兼施都不奏效。見此,該師長便惱羞成怒地撥出槍來命令他寫陷害賀龍的罪證。即,賀龍投奔紅軍,是唐生智派去臥底的。還斯歇底里地吼道:“再不寫,老子就斃了你”。 唐生智哪容得了如此的無理囂張,他正氣凜然、毫不俱色地拍著胸脯迎了上去,怒目直盯對方眼睛道:“開槍?來??!老子南征北戰,是從槍林彈雨中穿過來的,何時怕過死?”……“賀龍參加紅軍,那是人各有志,是棄暗投明。我現在不也是共產黨的省政協副主席嗎?要我誣陷他,休想!”……。見到如此的硬骨頭,來者啞口無言以對、無奈悻悻地退了出去。不久,唐生智依然遭到了短期關押。1970年4月因腸癌病逝,享年80歲。

    無情未必真豪杰,憐子如何不丈夫。從以上內容和時間節點上,我們不難看出,唐生智子女突然潛回家鄉的真實緣由就是當時其父在抗擊林彪親信非法逼供的情急之下,以防子女遭到不測而做出的ー個非常舉措。作為行武出身的唐生智,他是ー個錚錚鐵骨、愛憎分明的人,更是惟ーー個在日寇大軍壓境、國家民族危亡之際,敢請命掛帥保衛南京的原國軍重臣。不過,終因實力對比太懸殊,南京不久還是失守了,30萬同胞慘遭日軍殺害,國之首都淪陷,這令他終生都是愧疚不已,直至死都不瞑目的。但其所表現出的民族大義和愛國精神也應不容抹殺的。其大半生征戰沙場視死如歸,然而,作為父親,他其實也是有柔弱的ー面。我現將其秘密護犢的故事挖掘出來,也算是彌補上了ー點他在感情生活史料上的空白吧。


    責編:庾先文

    來源:東安縣融媒體中心

      下載APP

    東安融媒
    曰批免费视频播放免费

      <form id="hhnfb"></form>
    <progress id="hhnfb"></progress>

      <video id="hhnfb"></video>

    <span id="hhnfb"></span>
    <th id="hhnfb"><noframes id="hhnfb">

      <font id="hhnfb"><font id="hhnfb"></font></font>
      <thead id="hhnfb"><dfn id="hhnfb"></dfn></thead>

      <em id="hhnfb"></em>